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女友惠惠
女友惠惠

女友惠惠

天上掉下来的宵夜时间:一年前…新学期展开了,堂堂正正的迈入大学四年级了,再过一年就要毕业了,大学四年级的学生看起来显些老成了一点,可能是因为毕业后要进入社会,所以感到不安吧!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工作,我家是个单亲家庭,目前跟妈妈一起住,因为有就学贷款,而老妈又有工作,所以暂时不用担心生活的问题,我也跟老妈沟通好,我决定要考研究所,所以新学期开始都待在房间K书,很少跟朋友出去,想想大学三年,玩得很开心,过的很快乐,现在需要让心情沉淀下来了,我目前是在外面租了一间小套房,是当时一个社团里一个学弟(阿庞)约我一起出来租的,我想刚好离开人群可以好好念书,于是就答应了,我们租的这种房子,是一层楼有好几坪,然后隔成一间一间的,坏处是做什么事情太大声就会被听到(害羞~)搬出来后,平常会跟阿庞还有他女友惠惠一起出去吃饭,但是要是有出去玩的摊,我就会直接拒绝,惠惠虽然我们见过几次面,但很少讲到话,我只知道他很黏阿庞,每次看到惠惠的时候都是她有化妆的时候,说真的她长得蛮正的,但卸妆后就不清楚了。


  礼拜天 凌晨2:00“唉~好累!来上个网”


  自从远离人群后,我习惯自言自语,打开电脑,习惯先上我的部落格,检查留言,接着上聊天室蛋糕:“安安啊~”


  我:“这么晚了还没睡啊?”


  最近在聊天室上认识一个干姊,他叫蛋糕,本名是杨智如,我们认识有一年多了,我喜欢跟她聊天的那种感觉,很自在,瞎聊一堆都不嫌烦,蛋糕是个已经结婚的少妇,有一个小孩,目前是家庭主妇,虽然跟她认识那么久,但我们都曾未见过面,甚至我都没看过她的照片,我有什么心事都会跟她讲,她也会把他的经验传授给我,蛋糕:“在等你啊~”


  我:“我刚念完书,一上来就看到你”


  蛋糕:“这么认真啊~”


  我:“呵呵~给我一点奖励吧!”


  蛋糕:“好啊!你想要什么?”


  我:“可以给我看你的照片”


  蛋糕:“姊姊不会把照片传到电脑耶~”


  我:“失望~”


  蛋糕:“呵呵~别这样嘛~姐姐又不是正妹,都嫁人了”


  虽然这么说,但我相信她是个正妹,碰!碰!碰!如雷贯耳的敲门声,吓我一大跳,因为是半夜特别安静的情况下,那种声音更是大声,外面一个很大的声音:“开门~你给我开门”


  是个女人的声音,我一打开一个女人瘫坐在我门前,披头散发的,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惠惠,我赶紧扶起她,一股酒臭味刺鼻而来,她又全身瘫在我身上,我一紧张一放手,她又瘫坐下去了,而且嘴巴还喃喃自语不知道在念什么,我很无奈的去敲学弟的门,因为他们情侣是住同一间的,怎么会放任女友出来发酒疯呢?但敲了半天都没人回应,我也不敢太大声,怕会吵到其他房客,打手机给他,他又关机,我不忍看到惠惠一个人在外面,就暂时先扶她进房间,把她放到床上,她一个顺手来给我一巴掌,大骂:“你想干嘛?”


  我知道她是在发酒疯,所以不跟她计较,接着她又指着我大骂:“你是不是去给我找其他女人了!”


  我说:“惠惠你小声点啦!现在很多人在睡觉”


  惠惠:“叫我小声点?当我什么?我偏偏就要大声”


  我很无奈的暂时不理她,随她去叫吧!我继续用我的电脑,我:“我回来了!”


  蛋糕:“你跑哪去了?”


  我:“没~内急去了一下”


  蛋糕:“喔~弟弟!我跟你讲,姊姊30号会下去喔!”


  我:“你说来我这吗?”


  蛋糕:“呵呵!当然不是去你那啊!是回娘家!我娘家刚好在你学校附近”


  我紧张的问:“那可以见面吗?”


  蛋糕:“恩…到时候再看看好了”


  我:“我很期待看到姊姊喔!”


  蛋糕:“呵~没什么好期待的啦!姊又不是正妹”


  我:“呵~还是很期待”


  蛋糕:“好啦~姊姊要睡了,明天还要起来做早饭呢”


  我:“恩~姐姐晚安!”


  蛋糕下线后,我才发现房间安静起来了,转头一看,床上的惠惠好像已经睡着了,惨了!我要睡哪= =我今天不用睡了吧!我再度回到书桌上,打开桌灯,力拼到底,挑灯夜读,读了一会儿,实在困了,回头看到床上的惠惠睡着很香甜,真羡慕~有样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,惠惠躺在床上,脚是朝向我这边,但她穿的是短裙,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,可以看得到她的内裤,她穿着紫色的三角裤,还露出了几根阴毛,我下体立刻充血,听到了狼叫声,再也睡不着了,我不动声色的静静欣赏,雪白的大腿配上紫色的内裤,这景观好不胜收啊!我起身走进了一点观看,又走到她前面去,惠惠穿着紧身T,胸前的两颗还挺壮硕的,看着她睡觉呼吸起伏,胸部随着上下起伏,我的眼睛跟心跳也跟着上下起伏,我看她睡着很熟,忍不住把手放在她胸口上,看她没反应,抚按了起来,我不敢太用大或者动作太大,惠惠的胸部很软按起来很舒服,我提心吊胆的上了床,蹲趴在她大腿前,先是轻轻抚摸着她的大腿,那种刺激让我起鸡皮疙瘩,我慢慢的把手伸进她短裙内,碰到了她的内裤和私处,此刻我一点也不敢呼吸,我下体硬的跟铁棒一样,忽然她身体动了一下,我吓了一跳,全身都不敢动,看她没动静后,才又大胆的开始,我轻轻拉开她的内裤,然后用手指触碰她的私处,有点湿湿的,我把手指放到嘴里尝尝看,有些腥味,我干脆直接把嘴巴凑上去,用舌头舔了一下,这时我发现惠惠眼睛睁开了,而且看着天花板,我吓了一跳,起身!我:“对不起~对不起~我一时意乱情迷,所以…”


  惠惠:“意乱情迷?当初他也是这样讲的,我并没有反抗,我全部都给了他,可是他却去外面找女人”


  说着说着惠惠激动得落泪了,之前在社团有听说阿庞是个花心公子,原来是真的,我想他现在已经在床上跟别的女人黑秀了,我安慰惠惠:“别这么想!你又还不确定”


  惠惠:“那为什么他都不接我电话?还关机,一整晚都找不到人,呜呜…”


 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哭泣,惠惠:“抱紧我”


  不知道是我听说还是怎样,我错愕了一下惠惠:“拜托”


  看着她可怜的眼神,谁都想抱住她,我抱着她,只是听到她哭泣,我看着她,她看着我问:“你爱我吗?”


  我:“爱!我爱你!”


  惠惠主动的吻我,我们两人激吻了起来,我双手也没闲着,尽情的朝着她的奶子攻击,一手袭击她的胸部,另一手朝着她的私处摸去,她大方的展开双腿,让我身子可以在她腿内,我不敢懈怠,掀开她的衣服,头伸进去朝着她的双奶猛亲猛捏,她双手按住我的头,屁股不停的扭动,惠惠:“嗯!…………哦……”


  很快的我嘴巴来到了她短裙内,也许是酒精的刺激吧!惠惠的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了,我手指头顺着她滑润的淫水,缓缓地滑进了那两片阴唇之中轻轻地拨弄着,我把握时机,拿出皮包中珍藏已久的保险套,很快地除去了全身的衣服,给弟弟套上雨衣,再度压上她的胴体,握住大鸡巴对上穴口,藉着潮湿的淫水,向她阴户中插入。


  惠惠像是有些受不住地叫着:‘哎呀………痛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’于是我挥动着大鸡巴,慢慢地抽出来,再慢慢地插进去。


  惠惠软绵绵地躺在我身下轻轻哼着,她轻声地浪叫道:‘…嗯哼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…’我屁股一抬,抽出三分之二的大鸡巴,再一个猛沉,又插了进去。


  惠惠继续浪叫着道:‘嗯……嗯…………哦………嗯……亲…嗯………嗯哼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’我耳边听着惠惠一声声的叫床声,用那大鸡巴狠狠地肏,开始紧抽、快插,‘噗嗤!噗嗤!’


  的干穴声,也一声比一声大、一声比一声急的在卧室里回响着。


  惠惠为了配合大鸡巴的猛插,高挺着她的大屁股,旋呀!摆呀!顶呀!摇呀!扭着腰肢极力地迎战,浪叫道:‘嗯………到………快………啊…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’惠惠阴户内的子宫壁猛然收缩,在她快要达到高潮的那一刹那,两片红嫩的阴唇猛夹我发涨的鸡巴,浓浓的阴精,又热又烫的泉涌而出,我的精液也随之喷出,惠惠好像就此睡着了,我拔出鸡巴,抽出保险套,发现精液量很大,为了销毁证据我把它丢到马桶里冲走了,冲了一下澡,回到床上,抱着惠惠入睡了,不管这是不是梦,真的是让我赚到了,真爽~


【完】